织织

日常&树洞黑泥博 开心的时候懒得说才显得主页被黑泥占据1551
太黑了自己都看不下去会删
孤僻,社恐,不想社交

睡得很烂,眼睛痛,头痛

缓了好一阵了结果又快忘光了……估计很多细节已经忘了
梦里好像原本犯了什么事要被抓起来……(。)去哪里可以得到宽恕
所以我就和妈妈爸爸(前期我一直搞不清他们身份,可能就是一个符号……刚开始我记得只有一个女性同伴)开始暗夜行路~走着走着又变成我一个人了,大概梦不小心忘了带上其他人了
漆黑的小路上有三三两两人在走,姿态各异
突然出现了一个农民,狰狞地傻笑着向我们扔来一个手榴弹,我马上拔足狂奔,接着他扔了好多个,掉落到路面上

我看到一处小路,从这边抬头看能看到一角现代的楼房,我不知道在期待什么,我觉得里面是商场(※),急急地进去了,前面几个走着的人骂骂咧咧地互相谈话,我走啊走,发现是一处书店,我好像失望了,停在了原地
这一段有些突兀,感觉和其他梦不是一个情节链,唯一有点关系的就是商场这个元素,但我实在记不清为什么会出现啦

我感觉越来越力不从心了,眼看马上就要撞上了,突然我飞起来了
我到高空看着下面,那个人也飞起来了,于是我拼命飞
飘摇着飞啊飞飞到一处农庄吧,我知道这是目的地,可是不小心就飞过了头,农庄里站着一个人,是我的同伴,她抬头向我急急招手
我想下去,可是飞过了头,我艰难地挥舞着手臂,向那处靠近……终于到了,我降落到地面,那种操纵着落下的视野和俯瞰农庄房间格局的感觉
我快要降落到农庄的角落里,也就是目的地了
她却已经忘了我一般,在一墙之隔外自顾自地呆站着,我想降落到她那里,然后不由自主地掉到了终点
我向她叫唤,她如梦初醒般过来,我们向这间房里的女主人,也就是一个农妇说明了来意,她神情诡异地挥挥手叫我们离开,我有不祥的预感,我转身,看到了那个农民
他精神有些错乱一样,非常神经质和狂热地说了一堆洗脑的话,具体忘了 然后掏出了两包刀片,威胁地狞笑着,大意是让我们去干活,发挥最后的价值,最后用刀片自.杀  这就是所谓救赎的真相
然后我们假意答应,就逃了出来,我正想拼命跑到远方,我的同伙跟我说她想要去商场买什么,我有些生气,但拗不过她就去了
画面切换 却是在一个小吃店
眼前碗里摆着好多丸子,我咬了几口实在太紧张和急迫,就把它们倒到外卖盒里,结果掉出来好多,我就拿手去捡,然而感觉根本捡不完一般
这时候我同伴的身份明晰了,是我的爸妈,我妈妈去和店家交涉
我和我爸说了什么,大概是顶撞的话吧(。)我爸就大怒,我拉着我妈狂奔,画面切换到了幽暗的走廊里
他步步逼近,然后用小刀抵着我的脖子,我却大喊说如果我顺着他的心意做一切事,那和在那个农庄里有什么区别
然后全梦终,因为我的闹钟响了……吧,反正一般我的梦到了那种我快be的时候就会结束/画面切换,另起一梦,或者我不记得了,这大概是对自己的仁慈噜……妈耶真要仁慈就别设置乱七八糟的坑爹剧情啊
(其实醒来想想,根本不是一码事,梦里我是什么逻辑……)

感想:飞翔元素出现蛮多的,以前还有被奶奶牵着一根线放风筝一样飞到空中,还有在漆黑的云层中的小镇里一个人拼命跑然后遇到各种事。不过大多感觉不是很好,是飘摇的无法掌控的感觉
醒来时我最讨厌身体紧紧抵着什么,比如腿压着床沿,脚抵着床上置物柜的底柱,其实就是床太小我又瞎滚吧。这种压迫感很难受,所以把置物柜拆了,有其他原因,这是主因。

一如以往,这个梦感觉拆开来讲没什么,实际上身处其中,各种负面情绪
我真的觉得平时我心态还不错啊,为什么基本没有情绪好的梦

评论

© 织织 | Powered by LOFTER